来自 亚盛彩票官网官网 2018-05-11 12:49 的文章

少爷,“只多不少。”又把他手里的卖身契抢过

,“金叔,我明日走,到榆镇老宅,顺道去榆窑看看。”
  魏昭同金葵走出马场,回到大院,魏昭问一个侍卫,“章先生去哪里了?”
  那个侍卫说:“章先生去马场了。”
  魏昭笑笑,章言心细,到这里不闲着,几个人正说着,章言从马场回来了,“夫人的生意做得不小啊!难怪金葵兄弟人称北地第一马贩子。”
  夫人几乎垄断边塞的马匹交易市场,章言这段日子接触夫人,对魏昭刮目相看。
  金葵谦逊地说:“章先生严重了,我们靠这个吃饭,大家都端这个饭碗,没什么第一第二,各做各生意,只不过我们干的比较早,积累点人脉,我们做生意诚实不欺人,信誉靠得住,一般胡商愿意跟我们交易,互利互惠。”
  晚饭做好了,大家一起去堂屋吃饭,萱草跟秋枫一直在后厨帮忙,秋枫做饭麻利,干惯了的。
  魏昭招呼萱草和秋枫一起上桌吃饭,秋枫坐下,金葵说;“这丫头能干,后灶的活是把好手。”
  金葵雇了一个妇人做饭,有时人多忙不过来,看中秋枫,秋枫在乡下做家事,手脚勤快。
  金葵有意要秋枫,魏昭明白,问秋枫,“你留下帮着做饭,照顾金叔他们怎么样?”
  “主人吩咐奴婢做什么,奴婢就做什么,奴婢愿意侍候金叔他们,奴婢看出来了,他们都是好人。”秋枫郑重地说。
  萱草对秋枫说;“你留在这里比侯府强多了,这里自由,没有勾心斗角,大家都像一家人一样。”
  魏昭眼神制止她说下去,萱草回过神来,看一眼对面的章言,金葵道:“萱草,侯府不是我们这里,你口无遮拦,给夫人惹麻烦,我看萱草也别回侯府,跟秋枫都留在新北镇。”
  萱草急了,饭也不吃了,“金叔,我说错话了,我下次注意,一定不给夫人惹麻烦,我不离开夫人。”
  魏昭看章言,章言似乎对她们说话没注意听,这个谋士选的,徐曜眼光准。
  “秋枫留下,萱草跟我回侯府。”魏昭说。
  “谢谢夫人。”萱草安心了,这才继续吃饭。
  魏昭对章言说:“章先生,明日我要回一趟榆县,到魏家老宅取点东西,还有就是不要这么多人跟着我,处处行动不便,榆县很小,人多太招摇。”
  章言为难,“夫人,侯爷安排的,在下做不了主。”
  从前榆县到新北镇她常来常往,现在行动束手束脚。
  榆县离新北镇二三十里地,魏昭执意带二十个侍卫,章言不敢不跟着,二十几骑,天亮走,下午就到了,榆县不大,一条主要街道,榆县最大的宅院,就是正街的魏家老宅。
  魏昭骑马,放慢速度,榆县她四岁起就在这里生活,她熟悉这里的一切,这里街坊邻居都不陌生,街边杂货铺大嫂看见她打招呼,“魏家姑娘回来了。”
  “嫂子生意可好?”魏昭骑在马上,面带微笑,太亲切了。
  “凑合,魏姑娘有空到嫂子家里坐。”
  小镇人淳朴善良。
  一路,不断有街坊邻居跟魏昭打招呼,前面已经能看到魏宅大门,突然,从一户人家大门里跑出一个姑娘,后面五六个男人追上她,把她扯了回去。
  萱草说:“夫人,那不是葛家大翠吗?”
  魏昭跟这条街的邻居很熟,大翠从小在一起玩,大翠她娘做好吃的,她拿给魏昭吃,魏昭看葛家门前有一辆马车,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魏昭下马,“过去看看。”
  萱草跟着夫人到葛家,走到葛家院门口,门大敞四开,院子里传来哭喊声。
  魏昭迈进院门,方才那五六个男人抓着大翠,大翠娘哭天抢地,跟大翠爹厮打在一处,“你害了我姑娘,你不是人,你还配做父亲吗?你赌输了,就把姑娘还赌债…….”
  魏昭大略听明白了,大翠的二妹看见魏昭跑过来,“昭姐姐,快救救我姐,他们要带走我姐。”
  魏昭问;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
  看这一个少爷带着一群家丁,像游手好闲寻花问柳的富家公子哥。
  二妹小声说:“他是新搬到我们榆县来的,平常欺男霸女,无恶不作,专门盯着谁家漂亮大姑娘小媳妇,他看上我姐,故意引我爹赌钱,做套诓我爹输了,他就带人来抢我姐。”
  富家少爷手一挥,“愿赌服输,把人带走。”
  大翠娘一听,上前抓住女儿不放,“你们不能带走,他欠了多少钱,我们还钱还不行吗?”
  富家少爷抖抖手里的卖身契,“看看,这可是你男人写的,白纸黑字,钱少爷我家里金银成山,我就想要人。”朝家丁喊;“快给我带走。”
  大翠娘哭喊着阻拦,大翠喊娘,二妹哭喊姐,大翠爹抱着头蹲在地上,小院里乱成一团,眼看大翠被家丁拖走。
  “慢着!”清脆的声音传来。
  众人闻声,看见魏昭站在门口。
  王家少爷看见魏昭眼睛都直了,心说,没想到榆县这个小地方,还有绝色小美人。
  顿时转怒为喜,“小美人,你拦着,是换了她你跟少爷走。”
  章言在身后怒喝,“放肆,胆敢对我家夫人不敬。”
  王少爷摇摇头,颇为遗憾,这小美人嫁人了。
  对魏昭说;“他爹把她押给我,我手里有卖身契。”
  魏昭伸手,“拿过来,我看看。”
  “给你看看也无妨,本少爷还怕你们不成。”
  王少爷把手上的卖身契一扬,“拿去看。”
  萱草上前接过,递给魏昭,院子里的人都不哭喊了,都看魏昭。
  魏昭拿过来,仔细看了两遍,扬眉浅笑,“这张卖身契是一张废纸。”
  王少爷一把夺过,“有葛老蔫签字画押,就是到官府衙门,也作数。”
  魏昭不紧不慢地说;“卖身契上卖身人名字写错了,这还能作数?”
  王少爷举起来看,魏昭道;“翠是羽字头的翠,这上面是草字头,一字之差。”
  卖身契上写将女儿葛大翠卖给王少爷,王少爷没想到当爹的女儿名字还能写错。
  王少爷恨不得撕烂这张卖身契,他不甘心,强词夺理,“这张卖身契不能作废,葛老蔫欠我银子。”
  “他欠你多少?”魏昭问。
  “十两银子。”王大少爷手比量着。
  魏昭对萱草说;“给他十两银子。”在门两旁, 门被撞开时,二人同时出剑, 只听一声惨叫,一个蒙面人咕咚倒在屋门口地下,魏昭和萱草敏捷地跳出房间,借着月光, 魏昭看清院子里有五六个蒙面人,蒙面人围住二人,一起向二人攻击,萱草武功还能抵挡, 魏昭武功弱。
  两人险象环生, 一把剑刺过来, 魏昭一闪身, 另一把剑同时刺过来, 魏昭没躲过, 刺啦一声, 帛布撕裂声, 魏昭衣袖被划破,手臂受伤, 蒙面人主要对付魏昭, 魏昭比萱草更危险, 眼看着又一剑刺向魏昭, 魏昭□□无术, 无力招架, 萱草腾不出手,直接用身体替魏昭挡了一刀,萱草的肩头重重挨了一刀。
  黑暗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喊:“给我抓活的,不许伤害小美人,谁敢伤了小美人本少爷要了他的命,这小美人不行了,给我拿下。”
  凭着声音,魏昭听出来是白日那个王家大少爷,萱草看二人不是对方的对手,高喊一声,“那个敢动燕侯夫人。”
  王大少爷哈哈大笑,“小娘子是燕侯夫人,我还是燕侯祖宗,给我上,谁活捉小美人,本少爷有赏。”
  眼看形势危机,章言带着侍卫赶到,章言提着剑,一个箭步冲上前,护住魏昭,二十个侍卫只瞬间便把几个恶贼拿下。
  王大少爷喊;“你们敢抓我,知道我是谁?”
  章言喝道:“你要抓的你知道是谁吗?是燕侯夫人。”
  王大少爷吓得没了声。
  章言命令道;“把这几个恶人先关起来,待明日侯爷处置。”
  王大少爷和几个家丁被关进柴房。
  魏昭和萱草回到屋里,萱草点上灯盏,章言跟了进来,看见魏昭纯色中衣袖子有血,吓了一跳,“夫人,你受伤了?”
  “皮外伤,没事。”
  魏昭取出药箱,把衣袖扯掉一半,露出伤口,拿出一个小瓷瓶,倒上药粉,然后包扎,一只手很麻利。
  男女有别,章言不好上前帮忙。
  魏昭包扎完伤口,看见萱草肩头衣裳已经被血水浸透,她从药箱里取出一把小剪刀,把萱草肩头伤口周围连同衣袖剪掉,露出伤口,魏昭拿过瓷瓶把止血药倒在伤口上,很快血透过止血药,萱草的伤口深,却一声也没叫疼,魏昭用纱布把她伤口包扎好。
  春季夜里微凉,章言额头一层细密的汗珠,夫人受伤了,自己跟侯爷保证,护夫人安全。
  章言站在那里,嘴张了张,最后还是问,“夫人没有用见血封喉之毒?”
  魏昭收拾药箱,摇摇头,章言默然。
  章言从正房走出来,站在廊庑下犯愁,这如何跟燕侯交代,不敢不报,叫过一个侍卫,“你连夜到新北镇告诉侯爷这里发生的事。”
  “是,章先生。”
  侍卫唯唯诺诺地走了,骑着快马前往新北镇大营。
  魏昭取出一颗止疼药丸给萱草,“把这丸药吃了,不然晚上伤口疼睡不着觉。”
  萱草和着水服下去,“夫人,你手臂的伤口,服一丸药止疼,不然半夜疼起来遭罪。”
  “我这点小伤不碍事。”
  魏昭走到堂屋,开门看一眼外面,庭院里侍卫来回巡视,这是章言安排的,怕又有恶徒闯入,其实,榆县民风极好,路不拾遗夜不闭户,不知哪里来这么个王家大少爷,扰乱了一方安宁。
  章言吓到了,魏昭想叫他撤了侍卫,章言估计不敢答应,魏昭想想算了,这一闹,已经后半夜了。
  魏昭闩门,萱草在堂屋榻上睡,魏昭在里屋床上睡,萱草伤重,魏昭先打发萱草睡下,然后,自己走回里屋吹熄了床头茜素红宫灯,上床躺下,放下纱帐。
  四周又恢复平静,魏昭迷迷糊糊有了困意,手臂些微疼痛,令她睡不踏实,耳边传来滴滴答答的声响,好像外面下雨了,阴雨天,夜越来越沉,魏昭睡着了。
  春雨淅淅沥沥,天蒙蒙亮,由于下雨天阴,今日比往常天亮得晚,新北镇通往榆县的官道上,一百多骑马顶着雨飞驰。
  魏昭和萱草由于后半夜才睡,外头天阴,主仆天亮没醒,章言却是一晚没睡,他不敢睡觉,怕万一出什么差错,章言泡了一壶茶水,醒醒神,把一壶茶水喝光,起身想到后进院看看,夜里下雨,侍卫们都在廊芜下避雨。
  天慢慢放晴了,远处天际出现一道亮色,突然,前面侍卫高喊,“侯爷来了。”
  章言一愣,往外走,迎接燕侯,他派人到新北镇给燕侯送信,猜到燕侯一定赶过来,没想到这么快赶到。
  他刚走出二进院门,看见徐曜带着侍卫快步走来,章言迎上前去,“侯爷连夜赶过来的?”
  “夫人在何处?”徐曜脚步未停,上了台阶。
  “侯爷,夫人还在睡觉,昨晚事情发生后,夫人后半宿方睡下,现在还没起身。”
  章言快走几步,跟上徐曜。
  “夫人伤势怎么样了?”
  章言看徐曜眉头轻蹙,担心的样子。
  “夫人手臂受伤,夫人自己上药包扎,夫人的丫鬟伤得较重,已经服药包扎。”
  章言详细地说。
  “恶徒是什么人?”
  徐曜疾走问。
  “关起来了,半夜没审问。”
  “都是属下的错,是属下没保护好夫人。”
  章言自责的话,徐曜不知听没听见,人已经到了后进院正房门口。
  魏昭睡梦中,手臂疼痛,她睡不踏实,悠悠醒转,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头上方,魏昭以为在梦里,她揉揉眼睛,徐曜脱鞋上床,靠在床头,看她手臂用纱布缠着,蹙眉,“我给你二百侍卫为何不带?”语气带着责备。
  魏昭瞅瞅他的脸,他板着脸,魏昭往他身上靠了靠,贴着他,“我没想到出事,我在这里住十几年都没事,这里很太平。”
  徐曜轻轻托着她的左臂,“没伤到骨头?”
  “没有,一点皮外伤。”
  魏昭无所谓甩了一下手臂,疼得抽了一口冷气。
  徐曜怒,作势要拧她,看她手臂受伤,没忍心下手,把她秀发拢到一侧,露出瓷白小脸,“你跟我说说事情经过。”
  魏昭用另一只没受伤的手臂搂住他的腰身,“我还没睡,听见院子里咕咚有重物落地的声音,我跟萱草拿剑,有人冲进屋,我跟萱草在院子里跟五六个黑衣人对打,是我武功不强,打不过别人,伤了手臂,我跟萱草落败时,章先生带侍卫冲进院子,救了我们,把歹人抓住了。”
  魏昭说时,徐曜认真听着,突然问;“你在西泽州胡同里一人对付十八个武功高手都能赢,而且没受伤,难道这几个人比那十八个杀手武艺高强?”
  魏昭的脸贴在他肩头,“这五六个人武功不及那十八个人,那十八个人招招致命,这五六个人单打独斗,跟我和萱草差不多,论武功不过泛泛而已。”
  徐曜半天没说话,想起章言说几个歹徒抓住了,关起来天亮审问,恍然明白,坐直了,“阿昭,你剑上没涂见血封喉?”
  魏昭头深深低下,“没有。”
  徐曜捧起她的脸,亲吻她的额头,眼睛,鼻子,嘴,“阿昭,是因为我?”
  你在意我的看法?你宁可自己受伤,“阿昭……”
  他的吻落在她樱唇,舔舐,魏昭的唇温软,淡淡的香甜,魏昭的嘴微张,徐曜的舌抵入,缠住她的舌,缠绵吸允。
  心里酥酥麻麻,魏昭眼前漂浮一朵朵雪白的云,直到感觉胸中空气被逼空,徐曜才恋恋不舍离开她的唇,两人有点喘息,从彼此的眼中看见翻滚的情.潮。
  魏昭脸颊嫣红,秋水明眸光芒璀璨,酥胸起伏,徐曜顾忌她手臂的伤口,强压下心底强烈的欲.念,横过手臂,魏昭枕着,徐曜哑声说:“你昨晚没睡好,再睡一会。”
  “曜郎,你不是在新北镇大营?”魏昭想起问。
  “听到你受伤,你以为我还能在新北镇呆住吗?”
  徐曜闭着眼睛道。
  一个时辰后,正房的门开了,徐曜走出来,章言迎上前,“侯爷,那几个人还关着,怎么处理?”
  “带到前厅,我亲自审。”徐曜说着大步往前厅走。
  魏昭也跟出来,随着徐曜去前厅,王大少爷跟几个家丁带进来,侍卫踢了一脚,“燕侯在上,快跪下。”
  王大少爷看见上座的徐曜,两旁侍卫虎视眈眈,吓得腿抖,咕咚一声跪下,“燕候爷,小人有眼无珠,色迷心窍,不知道这位娘子是侯夫人,小人该死,燕侯爷手下留情。”
  王大少爷砰砰砰地叩头,魏昭小声在徐曜耳边说了几句白日发生的事。
  还没逼供王大少爷就全招了,哭咧咧的,“白日得见小美人一面,小人魂不守舍,茶饭不思…….”
  徐曜冷冽的目光投来,吓得他结结巴巴,“小人……小人…..打听到这位小美人住在魏府,小人糊涂油蒙了心,半夜带人翻墙,想把小美人掠走。”
  事情简单,王家大少就是个采花盗贼,徐曜问魏昭,“阿昭,你说怎么处置?”
  “送官府衙门吧,朝廷有法度。”魏昭没迟疑说。
  徐曜对左右说:“一人打五十军棍,然后送官府衙门。”
  魏昭受伤,他岂能轻易饶过他们,五十军棍下来,皮开肉绽,去了大半条命。
  王大少爷吓瘫了,哭爹喊娘被侍卫拖下去按住打。
  院子里鬼哭狼嚎,魏昭恨不得捂住耳朵,突然,小腹一酸,一阵坠疼,魏昭急忙站起来,朝后疾走。
  徐曜不明所以,跟在她身后追了过去。
  魏昭回到房间,去净室一看,果然,来了月事,坠脚。
  魏昭带上月事袋,收拾好了,走了出来,徐曜站在净室门口,关切地问:“你怎么了?刚才我看你走得急,是伤口疼了?”
  魏昭羞涩地小声说:“我来月事了。”
  魏昭手臂受伤,又来了月事,徐曜叹气,“这点血都流没了,这要吃多少好东西才能补回来。”
  魏宅这时又热闹起来,葛大翠的娘领着两个女儿来拜谢魏昭,提着几只家养的鸡和一筐土鸡蛋。
  大翠娘叫两个女儿给魏昭磕头,魏昭把二人拉起来,“这点小事,婶子和大翠姐别放在心上。”
  她没说昨晚的发生的事,怕这娘几个内疚。
  大翠娘看见屏风后走出来一个年轻俊朗的男人,颇有气势,不怒自威,恍然大悟,问魏昭,“魏姑娘,听说你成亲了,那就是你男人?”
  魏昭朝徐曜笑笑,“他就是我男人。”
  徐曜朝娘几个点点头,“魏昭以前多承邻居们照顾了。”
  大翠娘道:“哪里,魏姑娘经常帮衬我们这些街坊,昨如果不是魏姑娘救我女儿,我女儿早就被恶人霸占,魏姑娘救了我们全家,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…..”
  大翠娘说着说着,看这俊美的男人想起来,“你看我还魏姑娘,魏姑娘叫,该叫……”
  问魏昭,“你男人姓什么?”
  “姓徐。”
  “徐娘子,我这一时还改不过来口。”
  厅堂地上几只绑着的鸡,扑扑楞楞,煽动翅膀,魏昭看看说:“婶子把鸡拿回去,还能下蛋。”
  大翠娘小声对魏昭说:“这几只是母鸡,煮汤,给你补补,屁股大好生养,我看你太瘦了点。”
  魏昭瞄了一眼徐曜,徐曜
  萱草拿出一块银子,扔给王大
  经过魏昭身旁,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“走着瞧。”
  院子里母女三人喜极而泣,大翠娘拉着大翠和二妹给魏昭叩头,“谢谢魏姑娘救了我们娘几个。”
  魏昭扶起她们,对大翠爹说:“你差点毁了女儿,太糊涂了。”
  大翠爹懊悔不已。
  大翠娘拉着魏昭,“魏姑娘,十两银子我们还你,现在没有,我攒够了还你。”
  “不用还了,葛婶,街坊邻居住着,有困难互相帮一把,应该的。”
  魏昭离开葛家,娘仨一直送到大街上,千恩万谢。
  章言跟魏昭并行,“听说夫人当年到榆县,只带着一个嬷嬷,和两个丫鬟。”
  “那两个丫鬟嫁人了,萱草和书香是后来才跟我的。”
  “夫人为人仗义,巾帼不让须眉。”章言由衷道。
  一行人到了魏家老宅门口,萱草上前叫门,半天,大门开了一条缝,一个年迈老家人探出头来,萱草说:“孙伯,姑娘来了。”
  老家人慌忙开门,“姑娘回来了。”
  “孙伯,我回来看看您老人家。”
  “老奴不敢当。”
  姑娘从不把他当下人,他常年看魏家老宅子。
  魏家老宅有些年头,还是魏昭曾祖父垂暮时,喜乡下静,住在这里颐养天年而修建的。
  魏昭叫萱草到饭庄点菜,吃完晚饭,大家累了,早早歇下了,魏昭住在最后一进院子正房。
  魏昭坐在梳妆台前绣墩上,拔下头上钗环,萱草在铺床,天色已晚,乡下肃静,突然,咕咚几声,好像有人从高处落地,魏昭瞬间抽出剑,萱草提剑在手,魏昭扬袖,桌上宫灯熄灭了,屋里一团漆黑。
 
 
第37章 
  魏昭跟萱草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