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亚盛彩票官网官网 2018-05-11 12:48 的文章

手打斗,我就藏在水底下, 我没穿衣裳, 不敢让他

 菜、刚冒头的小嫩葱炒鸡子,炒黄豆芽,出门在外,不分主仆尊卑,大家围着一张桌子吃饭。
  魏昭睡了一下午,晚饭吃不下,吃了少半碗饭,屋主老妇人说;“这位小娘子难怪瘦得跟柳条似的,这要是在我们这儿,来一阵大风都能刮跑,多吃点,女人太瘦了,不好生养。”
  徐曜亲手给她添了半碗饭,命令,“都吃下去,看你瘦得身板跟柳条似的,以后怎么给我生孩子。”
  其实,魏昭身材纤细,骨肉匀婷,凹凸有致。
  大家都憋不住乐,魏昭涨红了脸,在桌下踢他,被徐曜拿住腿,放在自己腿上,魏昭偷眼看看大家,低头慢慢把半碗饭吃掉。
  老妇人烧了一锅热水,魏昭先侍候徐曜擦身,然后叫萱草和秋枫换了一大木盆水,自己擦身子,换上带来的干净衣裙。
  萱草和秋枫也都洗了。
  农户点油灯,晚间怕费灯油,吃过晚饭,早早上炕睡下。
  老夫妻住在对面西屋里,徐曜跟魏昭还有萱草、秋枫住东间屋,老妇人弄了个帘子把徐曜和魏昭住的北炕遮住。
  章言和几个侍卫住柴房,小村子小,来人太多,只能将就凑合住一晚。
  魏昭白日睡饱了,躺在炕上睡不着,徐曜凑过来,小声说;“睡不着?”
  魏昭赶紧闭上眼睛,萱草和秋枫在一个屋里,就睡在对面炕上,有一丁点动静都能听见。
  徐曜的手不老实,伸进她中衣,魏昭抵抗,不敢出声,徐曜麻利地把她裤子扯掉了。
  徐曜吃饱喝足,精力充沛,粗重的喘息声,寂静的屋里听得一清二楚,魏昭拿被子把头蒙住,太丢脸了,出门在外也不节制。
  对面萱草和秋枫根本没睡着,两人都把被子蒙在头上,主仆三人像约好似的。
  偏偏徐曜把她头上被子扯下来,低沉沙哑的声音说:“想把自己捂死。”
  魏昭想大喝一声,捂死算了,还有脸见人吗?
  徐曜又好气又好笑,拿过魏昭的一条绣帕,替她擦汗,被魏昭把绣帕咬住泄恨。
  农家天黑就上炕,比平常早歇差不多一个时辰,换个陌生地方,刺激,徐曜兴致高涨,魏昭悲哀地意识到上半夜好像不能睡了,静谧中传来叫人脸红的声音。
  身上的人好像越来越亢奋,魏昭怒从心头起,猛然把徐曜推到,跨骑坐在他身上,徐曜没想到出门在外,还有意外惊喜。
  听对面炕上没了动静,萱草和秋月才把头上的被拿了下来,悟出一身汗,都快热昏了。
  天还没亮,魏昭就悄悄起来了,没招呼萱草和秋枫,两人昨晚睡得晚,到灶间,看锅里还温着水,找个盆,简单清洁身子,打盆水端到屋里,看徐曜醒了,侍候徐曜擦洗了。
  早起,吃过饭,一行人继续赶路,这回魏昭不骑马,靠坐在马车里补眠。
  对面萱草和秋月两丫鬟互相靠着也呼呼大睡。
  走了两日,出了北安州,进入西泽州地界。
  西泽州多山,到处是山林,穿流而过的小河,景色极美。
  傍晚时分,走到一座山脚下,魏昭望着漫山遍野的野花五颜六色,点缀在绿色山野中,跳下车,跑过去采摘野花。
  魏昭看见山间穿过一条河,跑下去,河水清澈见底,日头渐渐落了,淡淡的月影挂在天际,徐曜跟在她身后,魏昭回头说;“曜郎,我想下河洗澡。”
  这几日路上没办法沐浴,擦擦身体,魏昭头痒,身上不舒服。
  西泽州地广人稀,一般山野看不见人,徐曜看看河边有一块巨石,巨石后水流稍浅,“你下河洗澡,我给你看着人。”
  魏昭把衣裳脱掉,放在大石头上,躲在石头后面河水里洗澡。
  黑夜掩着,七八条黑影朝他们所在的地方包围过来,尽管极轻微的喘息声,徐曜警觉地听见了,他按住腰间剑柄。
  待第一个黑衣人持刀扑过来,徐曜的剑同时出鞘,黑暗中寒光一闪,黑衣人无声无息倒地,接着几个黑衣人包抄过来,同时出手,徐曜纵身跃起,袍袖一扬,几个人同时朝后摔倒,当场毙命。
  又一拨人把徐曜围在当中,几乎看不见徐曜如何出手,数道寒光,黑衣人纷纷倒地,一命呜呼,连哼都没哼一声。
  寂静的山中传来杂沓的脚步声,人声,“侯爷,侯爷出什么事了?”
  离得不远的侍卫赶上来,徐曜镇静地说;“无事,有几个刺客。”
  边说边寻找方才还在河里洗澡的魏昭。
  挥手叫侍卫退下。
  月亮挂在树梢,照在明澈的河面上,徐曜的目光掠过平静的河面,没有,没有魏昭的影子。
  “阿昭,阿昭…….魏昭……”
  万籁俱寂,徐曜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。
 
 
第33章 
  “阿昭…….阿昭……”
  万籁俱寂中, 越来越焦灼的声音。
  徐曜刚想跳进河里寻找魏昭。
  突然, 深水里扑棱一声, 冒出一个头, 皎洁的月光照在洁白的香肩上,乌油秀发披散在水面, 魏昭像瑶池仙女。
  伸出一只雪白的手臂, 挥舞着,“曜郎, 我在这里。”
  徐曜一拳打在石头上,“魏昭, 你吓坏我了你知道吗?”
  魏昭游到岸边, 趴在水里, “曜郎, 你把衣裳给我。”
  “你身上哪里还有我没看过的,快上来,一会冻着。泽州就有人行刺,他们难道早知道我们来此,消息已经透露出来。”
  魏昭冷静地分析。
  “你说得没错,我们此行早已走漏消息,他们特意来截杀我们的,目的阻止我跟严将军见面,如果我出事,就能挑起燕军和严家军战争,别有用心。”徐曜道。
  “我们内部出了细作,燕军跟严家军结盟,对大漠的胡人不利。”
  徐曜看一眼怀里的小女人,这小女人思维敏锐。
  “你舅父严将军还不知道我们来,大概不太欢迎我这外甥女婿。”
  徐曜闻她雪颈、嗅她锁骨,一股清幽的冷香,他喜欢这个味道。
  “木已成舟,舅父还能不认你这个外甥女婿?如果不认,我舅母也不答应。”
  她的亲事,告诉外家,舅父没表态,舅母可是高兴的。
  徐曜撩起帘子,远处有零星的灯火,马车行至亮着灯火的地方,四周是黑黝黝的群山,中间是一块洼地,有两户人家,章言下马,走到一户人家门前叩门,这是个猎户,家里母子二人,章言说明要借宿,老婆婆答应了。
  一个侍卫提着灯笼,章言走到车前,“侯爷,这里就两户人家,我看这块地方平坦,能搭帐篷。”
  “就在这里歇息一晚,明早赶路。”
  章言请徐曜和魏昭住宿那户猎户家,其他人找地方支起帐篷,魏昭跟徐曜走进这户人家,房屋简陋,两间屋,进门是灶间,墙上挂着兽皮,屋主一个老婆婆和一个成年儿子,那个男人憨憨的,不爱说话。
  魏昭跟老婆婆说;“婆婆,我们路过,借住一晚,明早走,叨扰婆婆了。”
  拿出一块银子给那个老婆婆,老婆婆看见陌生人,山里平常不来人,有点紧张,不要银两,魏昭塞给她。
  婆婆接受了银两,腾出一间屋,魏昭看屋不大,屋里一铺北炕,四个人睡挤一挤。
  魏昭笑眯眯对老婆婆说:“婆婆,我们没吃晚饭,有一口吃的吗?”
  老婆婆忙不迭说:“有,我这就做饭。”
  “我们人多,有三百多人,实在没有吃的,熬两锅汤,我们自己带干粮了。”
  白日路过集镇时,她们买干粮带上。
  老婆婆生火,煮了两大锅牛肉骨头汤,又给她们蒸了一盆野猪肉,抄了一个山野菜。
  外面帐篷里的侍卫,各自带着吃饭家伙,一人一盆汤,就着干粮吃,热气腾腾的肉汤,原汁原味,汤鲜肉美。
  徐曜和魏昭带着萱草、秋月和章言在屋里桌上吃,徐曜喝了两大碗牛肉汤,吃了四个白面馒头。魏昭喝了一小碗汤,吃了半个馒头,徐曜又掰了一半馒头给她,“吃完再下桌。”
  别人都下桌了,徐曜看着她非要吃下去不可。
  魏昭勉勉强强噎下去,野猪肉粗,没有家养的猪肉好吃,魏昭夹了一口,就不再吃了,她就觉得自从上次老妇人说的那些话后,徐曜开始逼着她吃饭。
  站起来,嘟囔一句,“你就怕我不能生养,逼着我吃胖。”
  徐曜被冤枉,在她屁股上掐了一把,“先把你自己养好。”
  这厮要动气,魏昭没敢顶撞他。
  吃完晚饭,天已经晚了,洗漱后,大家上炕,徐曜睡里面,然后是魏昭、萱草、书香。
  四个人一铺炕,挺宽松,萱草和秋枫往边上靠,四个人两两中间空出一块地方。
  吹熄了油灯,屋外大山遮挡,屋里一片漆黑,一铺炕睡四个人,两人不能行房,徐曜搂着魏昭,今晚虚惊一场,失而复得的感觉。
  早起,徐曜出去练剑,魏昭走出去,群山延绵,远近景物笼罩一层雾气,一股清新泥土青草味道,这地方空气真好,昨晚到时天黑,大山远望近观,黑黝黝瘆人,清晨景色极好。
  徐曜练剑回来,身后侍卫手里提着一个包袱,徐曜接过,牵着她的手进屋,老婆婆做饭,秋枫帮着烧火,萱草洗菜,老婆婆煮了两大锅稀菜粥,把昨晚吃剩的菜热上。
  徐曜牵着魏昭走进昨晚休息的屋里,把包袱放在炕上,解开包袱,耀眼的黄光,魏昭一看是一件黄金软甲,徐曜拿起来,说;“你把这件软甲穿上,昨晚杀手没有得手,还会再次行刺,西泽州胡汉杂居,有一半是胡族人,我们要加倍小心。”
  魏昭知道这件黄金软甲是稀世珍宝,徐曜也就能有这么一件,摸摸徐曜身上,没穿甲胄,“你穿吧!你比我重要,他们的目标是你。”
  徐曜替她穿在中衣外,“我的功夫,他们一二十人近不了身。”
  他把最珍贵的东西给了她,魏昭凝望着他,晨曦透过窗纸照入,徐曜的面部笼着淡淡的光晕,魏昭的心悸动。
  吃完早饭,一行人离开。
  继续赶路,魏昭跟徐曜并骑一匹马,西泽州白日看上去一点不荒凉,一望无际的嫩绿,经过村庄,还能听见有女子唱歌,大家心情很好。
  徐曜问魏昭,“你唱个歌吧?”
  魏昭没扭捏,开口唱起来,魏昭唱的是北地民间小调,嗓音清透,低回婉转,悦耳的歌声在山谷间回荡。
  众人听入迷,队伍慢下来,好似在山间漫步。
  正午时,一行人坐在草地上休息,春风拂面,阳光明媚,魏昭带着萱草和秋月采野花。
  魏昭捧着一把野花给坐在树下的徐曜放在怀里,挨着徐曜坐下,“我们明日就到舅父家了,离此地十几里地有一个杨家集,今晚可以留宿在杨家集。”
  徐曜捧着一束野花站起来,伸手拉魏昭起来,“走吧!赶到天黑前找到住处。”
  西泽州城镇分散,如果路上赶不上村镇,只好宿在群山中,他们行军打仗习惯风餐露宿,魏昭不行。
  傍晚,一行人终于看见前方杨家集,远看杨家集人烟稠密,杨家集是西泽州最大的集镇。
  杨家集熙熙攘攘,非常热闹,店铺林立,从进了西泽州地界,魏昭头一次看见街上这么多人,街上行人男女老少穿着奇装异服,街道上有胡人和汉人还有别的外藩商人。
  徐曜一行人化妆成普通商旅,徐曜和魏昭等在车里,盏茶功夫,章言回来,在车下对徐曜说;“侯爷,订下三间客栈,过两日西泽州最大的寺院有个庙会,各个地方的信徒都赶来参加,客栈住满了人,好不容易找了三家客栈,这三家客栈空房多,大家分散住下。”
  徐曜领着魏昭主仆三人,章言,还有五十名贴身侍卫住在叫来福客栈。
  客栈掌柜是个子不高的中年男人,一双小眼睛,看上去很精明,看着一行人有些来头,对他们很殷勤,徐曜跟魏昭住楼上一间,萱草跟秋月住隔壁一小间。
  萱草和秋月简单打扫一番,徐曜跟魏昭进屋后,魏昭侍候徐曜脱掉外衣。
  这时,门外轻轻叩门声,魏昭开门,一个小伙计提着一壶热水,小伙计是个十七八毛头小子,进门看见魏昭直眉楞眼,忘了手里提着壶,西泽州胡女粗矿,没有汉女肌肤细腻,小伙计头一回看见这般花容月貌的美人。
  萱草呵斥,“我家夫人是你随便看的,不许乱瞅。”
  伙计吓得赶紧从魏昭身上收回目光,匆匆忙忙放下水壶跑了。
  萱草和秋月拿香胰子和手巾,侍候徐曜洗脸,然后,魏昭洗漱。
  不到一个时辰,方才送热水的伙计又回来了,这回表情极不自然,想看魏昭,看萱草恶狠狠地瞪着他,他偷偷瞄一眼,不敢直盯着魏昭看。
  小伙计瓮声瓮气,“掌柜的请各位到楼下吃饭。”
  说完,眼珠在魏昭的身上溜了几眼,神色好像很惋惜。
  魏昭答应一声,“我们马上就去。”
  关上门,徐曜压低声音说;“这个小伙计不对,跟刚看见你的时候表情不一样。”
  魏昭小声说;“杨家集各家客栈住满了人,唯独这家人少,伙计和掌柜的都透着古怪。”
  “要小心提防,上次的杀手如果是西泽州胡人派来的,那今晚就是他们动手的好时机。”
  几个人下楼,楼下一间大屋子,摆了几桌酒菜,掌柜的满脸堆笑迎上来,“客官,酒菜已上了,客官先喝着,还有几道家常菜,我到后厨看看,薄酒素菜,委屈客官了。”
  徐曜点点头,“辛苦了。”
  掌柜的从人堆里钻出去了。
  魏昭看这掌柜的神色慌张,看看桌上的菜肴,五张桌子,每张桌子上摆着一坛子酒。
  徐曜跟魏昭主仆三人加上章言一桌,侍卫们坐在其它四张桌。
  这时,那个毛头小伙计端着一盆汤送到桌上,萱草和秋月挪地方放汤盆,魏昭突然说了句,“汤里没放什么东西吧?
  小伙计手一抖,汤盆掉在桌上,里面的汤水泼洒出来,小伙计惊慌失措,“客….官……小的…….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  另外几张桌都看徐曜这张桌,侯爷不动筷,没人敢先动筷。
  魏昭撕开酒坛封条,打开酒坛盖子,探手取出一根银针,徐曜看这根银针是大夫针灸时用的银针,魏昭把银针插入酒坛子里,拿出,放到烛火上端,银针变黑了。
  魏昭冷笑,这雕虫小技还敢班门弄斧吗。
  魏昭拿着银针一一试过所有菜肴,全有毒。
  小伙计看着她手里的银针,浑身抖得筛糠一样,想跑可是腿挪不动步子。
  魏昭盛了一碗汤,端到小伙计面前,一笑,“你是把这碗汤喝下去,还是老实交代。”
  小伙计咕咚一声跪在地上,“小的说,这不关小的的事,小的偷听到有人威胁掌柜的,给掌柜的一大包□□,要掌柜的给你们下到饭菜里,掌柜的妻儿老小在那伙人手里,不敢不听。”
  魏昭嗤笑一声,“这么说你们这间店是正经生意人?”
  小伙计哭咧咧的,“小的就是混口饭吃,这家客栈是个黑店,掌柜的图财害命,但这次不是掌柜的想害你们,掌柜的看你们人多,他也不敢,受人胁迫不得已。”
  别家客栈人多,就这家客栈人少,常在道上走的都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。
  他们一问一答功夫,徐曜早已朝章言使个眼色,章言带人去拿人。
  一会回来,“侯爷,掌柜的跑了。”
  跑掉就跑掉了,抓住他也供不出什么,背后之人隐蔽,身份不可能轻易暴露。
  桌上的饭菜都不能吃了,魏昭拿银子,叫章言领着人到街上买吃的。
  不久,章言回来,买回不少熟食,烀的猪头肉,猪手、酱牛肉、主食馒头、饼、锅贴,还有两大包点心,显然这是给魏昭买的,魏昭想,章言这个人挺细心的。
  魏昭吃点心,啃了一个猪手,吃得眉飞色舞,小红嘴油亮亮的,一手油,没坐稳,往徐曜身上倒去,徐曜赶紧扶住她,她的油手在徐曜白袍上抓了一个手印,章言看着侯爷的脸,侯爷有洁癖,可侯爷一点没脑。
  晚间,就小夫妻俩一个房间,魏昭从包袱里取出一条床单,铺在大床上,徐曜站在旁边看着,嘴角忍不住翘起。
  徐曜昨日攒了一晚,这可苦了魏昭,想把萱草和秋月叫过来睡,也就想想,被徐曜压迫得动弹不得,捡徐曜喜欢听的说,舍下脸一口一个徐曜哥,叫得徐曜半边身子都酥了,这时即便是杀手来了,他也不从她身上下来。
  魏昭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,可还是忍不住问:“你真素了三年?”
  惹得徐曜又想收拾她,“我素了二十四年。”
  魏昭吓得花容失色,从他身上慢慢溜下去。
  次日中午”
  徐曜把她从水里抱上来,用鹤敞把她裹住, 徐曜的手臂箍得太紧, 魏昭小声说:“你弄疼我了?”
  徐曜松了松,“你怎么钻到水底下,我以为……”
  “我方才看你跟杀生你还要分心保护我,我在水底下憋不住了,冒出来透口气,才发现杀手都让你打跑了。”
  魏昭解释说。伸手摸他胸口,咚咚咚,他心脏剧烈跳动,直震手掌,“曜郎,你心跳怎么这么大声呀?”
  “男人的心脏跳动有力。”
  徐曜没承认自己刚才吓到了。
  魏昭的手轻轻地放在他心脏位置,狡黠地小声说:“你以为我被河水冲走了,被杀手抓去了,你担心我?”
  “不担心,你丢了省得有人总惹我生气。”
  徐曜把她裹严实了,她刚出水,晚上水凉,她泡在水里时候长,浑身冰凉,怕她冻坏了。
  魏昭用手指点点他胸口,“口是心非,明明是担心我。”
  徐曜把她捂热乎了,然后拿衣裳帮她穿好,叫侍卫来,把尸首拖走,找个地方掩埋。
  徐曜把她抱到车上,自己也上了车,萱草和秋月赶紧下车,把空间留给二人。
  魏昭被徐曜抱坐在腿上,帮她把头发擦干,挽起,问;“你会水?”
  “榆镇有一条河,我和萱草、书香、宋庭经常在河边玩,我当时个头小,有一次游到深水里,脚够不到地面,慌了,呛了好几口水,往下沉,后来我拼命往上游,慢慢又浮上去了,我没敢告诉桂嬷嬷,怕桂嬷嬷知道不让我去河边玩了。”
  徐曜放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,“以后你老实地在后宅呆着,别到处乱跑。”
  禁足了,魏昭不情愿地扭了扭身子,“我能保护自己。”
  没你这十五年我不是活得好好的,不过这话不能说。
  “不听话,我可要罚你。”
  徐曜恐吓她。
  这一招挺好使,魏昭顿时蔫了,不敢顶嘴。
  徐曜别过脸,唇角浅浅泛起弧度。
  “刚才刺客是什么人?”魏昭想起问。
  “武功不像我中原人,我看武功路数是胡人。”徐曜说。
  “我们刚进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