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亚盛彩票官网登录 2018-04-13 15:44 的文章

若是放在平时所有人都会以为沈炎萧疯了

  分兵,这是开展以来,最简短的情报,只有两个字,却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让人揪心。
 
    秦歌、顾清明和苏非欢赶到城主府,看到躺在床上气息奄奄的疾风兔,三人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惨白。
 
    在前线打探情况的白银之手成员有几十人之多,白银之手三分之二的人都被派往了战斗的最前沿,而他们是以四人为小组,驻守在各个城池外,搜集最新的魔族动向,疾风兔的归来,预示着最少有一组白银之手的成员全灭的事实。
 
    四名白银之手的成员,四只魔兽,只活下来了一只,为的就是将分兵的消息送回日不落。
 
    “它……还能活下去吗?”苏非欢红了眼眶,白银之手的成员都像是他的亲兄弟,他认得那只疾风兔,记得它的主人,那是白银之手的老成员,从最初便跟着他们三兄弟,走南闯北,在来到日不落之后,那成员还与日不落的一名少女结婚,他们的孩子今年只有两岁。
 
    “我不会让它死。”沈炎萧盯着床上的疾风兔,不断的将自己的力量朝着疾风兔输送,大把的药剂灌入疾风兔的口中,数量多的让人震惊。
 
    那些药剂最低等的也是高级药剂,甚至还有一部分的宗师级药剂。
 
    若是放在平时,所有人都会以为沈炎萧疯了,不过是一只中级魔兽,却要花费这么多价值高昂的药剂,实在是不划算,更何况还是疾风兔这种在寻常人眼里看来十分鸡肋的魔兽。
 
    沈炎萧砸下的药剂价值,足够买下一百只疾风兔。
 
    可惜,她却没有半点心疼的意思,她固执的要挽救疾风兔的性命,不论代价是什么。
 
    “去叫杜浪和浮屠过来。”沈炎萧哑着嗓子。
 
    她手掌下的小生命是那样的脆弱,即使灌下了价值连城的药剂,她却依旧不敢停止力量的输送,疾风兔的生命力太虚弱,它生存的意志也变得十分薄弱。
 
    相濡以沫的主人已经离它而去,相互扶持的同伴已经死在了它的身边,消息送达,它已经没有了生的欲望,它只想死,随它的主人,它的伙伴一起前往那未知的世界。
 
    “等等。”沈炎萧赫然间叫住了准备出门的顾清明。
 
    “疾风兔的主人……有亲人在吗?”
 
    顾清明愣了一下道:“他还有一个妻子和儿子。”
 

 
    在看到床上的疾风兔的瞬间,女人的眼眶湿润了。
 
    “他们两位就是白宇的家人。”苏非欢气喘吁吁道。
 
    沈炎萧看着那脆弱的女人和懵懂的孩子,缓缓道:“您的丈夫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知道。”女人哽咽的开口。